黎明杀机 真三国无双 育碧游戏爱好者。游戏厨。懿粉云粉迈粉。

e=2.7182818284590452353602874…

【叶周】总裁的贴身牙医(下)

惊奇地发现正好今天完结 就当做是520的贺文吧x

依然不知所云预警。【上篇】

 

忘了补充这是一个只要是真爱管对方是男是女大家都很接受的世界观x

和前男友再次重逢就上演激情戏码!诊疗室里传出的迷之声响绵延不断,被困在牙椅上的总裁想要挣扎逃开,鬼畜医生邪魅一笑,对准那致命的点轻轻一戳,可怜的总裁哀叫一声,双眸失神无力躺下…………x

 

=

 

叶医生领着周总裁进了诊疗室。

看着心上人被牙疼折磨得脸色发白、眼角含泪的可怜兮兮样,叶修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最开始的计划是向江波涛打探一下周泽楷的情况。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对方已有归属他就不再打扰,如果没有,那就想办法跟对方约个时间吃个饭什么的见上一面。谁知联系江波涛的时候,得知周泽楷最近牙疼得厉害,已经到了寝食难安、恨不得用头撞墙的地步。

叶修一听就着急了,说这都多严重了怎么还不上医院。江波涛也急,几天前就劝过周泽楷去医院,然而那人老推辞道工作忙改天再说,拖来拖去就成了现在这样。二人合计了半天,到了这个地步周泽楷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想去医院,也会主动找时间去了,不如江波涛在此做个顺水人情,让周泽楷来叶修这边看。

江波涛是知道这家口腔医院的口碑的,但没想到叶修居然是医院的老板。他知道这些年来周泽楷心里依然还装着叶修,虽说不上苦等一人,但也确实没对其他人动过心思,如今叶修回来了,又主动想要联系周泽楷再续前缘,多年来抱着一颗老母亲的心的江波涛自然欣慰至极、乐见其成,于是顺水推舟。

眼前的周泽楷跟之前江波涛发过来的照片一对比,叶修心道这脸瘦了一圈不说,眼睛红红的,黑眼圈都出来了,一看就知道肯定吃不香睡不好。现在情况弄明了,人见着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对方这牙疼解决掉,瞅瞅都把人折腾成什么样了。

至于其他的事,来日方长、循序渐进嘛。

周泽楷跟着叶修,刚把挂号信和病历本放在桌上,就见医生指了指一旁的牙科椅道:“躺上去。”

无数恐怖片的各种镜头瞬间如幻灯片播放似的,刷刷在周泽楷的眼前一一闪过。

叶修没注意病人僵硬地立在远地,他正背对着对方从橱柜里取出工具。等他整理完端着盘子转过身时,看到的便是周泽楷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样子对牙科椅行注目礼。

“小周没看过牙医吗?”叶修忍不住乐了,半开玩笑地问道。

当然看过,但是那是小时候,自己还没看过那么多恐怖片啊!

然而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周泽楷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决定跳过这个问题,背脊僵硬地躺上牙椅,十指交叉搭在腹部,两条大长腿不知如何安放,只好两腿交叠,紧张地缠在一起。

“先漱口。”

叶修拉过椅子坐在周泽楷旁边,待他漱口完后递过去几张纸巾及一团药棉,接着手指捏着细绳绕到对方脑后给他系上纸围巾。

过程中叶修撩起周泽楷微长的发丝,手指无意间触碰到对方脖颈间敏感的皮肤,惹得周泽楷微微瑟缩了一下,忍不住抖了抖肩,叶修被对方下意识的动作蹭得一愣,盯着对方发丝间露出的一小块肌肤的眼神也变了。原本正常无比的行为此刻却令双方都开始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叶修很快敛了心神,将目光挪开,收回手利落地给自己戴上口罩和牙科防护面罩,拉过冷光手术灯打开开关,借此遮掩自己此刻的神情。同时踩着脚踏开关,调整牙椅高度角度将周泽楷上半身放平。

他记得周泽楷的脖子很敏感,那处皮肤又白又嫩,以前他就很喜欢从背后环住对方,亲吻吮咬那一小块诱人的地方,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逗弄怀中轻颤的身体发出压抑在喉咙里的喘息低吟。

学医又苦又累,还要兼职和临床,再说心里已经装了一个周泽楷,哪有那么容易再装下一个人?叶修再过一年多就三十了,都说三十如狼,又是多年没有性生活,填满心里这么多年的人终于再次相见,此刻就躺在面前,挠的叶修心痒难耐恨不得就在牙椅上把人办了。

到底理智站了上风,身为医生的道德原则警醒他此刻解决病人的问题要紧;再说了多年再次重逢,怎么着都要留下个好印象。

“张嘴。”叶修温言道,同时拉过器械盘,戴上一次性乳胶手套拿起工具。

方才无意间的触碰也是勾起了周泽楷对二人过往的一些回忆,曾经暧昧的点滴如一股暖流淌入血液,他下意识地想去看叶修的脸,却见对方动作迅速地把口罩戴上了,隔了一层面罩再加上手术灯造成的逆光,叫周泽楷看不清叶修的眼睛,自然读不出对方眼中蕴藏的情绪。不等他纳闷,紧接着牙椅一震,他就被放平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尽管他知道叶修的为人并不会在意这些,但心中还是不怎么愿意在喜欢的人面前露出难堪的模样。然而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张嘴了,毕竟治疗要紧,不弄好牙事后就算想约对方吃饭都不方便。

可当叶修一手口镜一手双头探针、脸上戴着面罩口罩出现在视野中时,周泽楷还是怂了一大半,张开的嘴瞬间合成一条缝倒抽一口凉气。

恐怖电影似乎成了现实,而自己就是镜头中躺在受刑椅上的可怜虫——不过还好,至少没有张口器和约束带。

叶修一脸无奈地望着躺在牙椅上特别特别委屈盯着自己的周泽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但是怎么能将个人感情带入到工作中呢。

于是他强迫自己拉下脸,沉声说道:“张大点。”

顿了顿还是忍不住补上一句安慰:“如果害怕就闭上眼睛。”

周泽楷闻言老老实实遵从医生的指令,努力将嘴张大,同时放飞思绪试图转移注意力。

他并不想闭上眼,以前叶修让他闭上眼睛后,就会吻他:黑暗中其他感官都被无限放大,对方的气息忽然靠得更近,呼吸洒在彼此的脸上;细细地用唇瓣一点点的描摹过眉心、睫毛、鼻梁、嘴角,这些都是对方偏爱的地方;四唇相贴,接着便是越界,舌尖相抵,唇齿纠缠,难舍难分。那一刻的滋味已经刻入骨髓,即使时隔多年依然记忆犹新。

他更想好好地看看叶修。当时他只知道叶修要避开家里去国外求学,出于理解和尊重并没有过问太多,如今六七年过去,对方终于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方才处在意料之外的相遇造成的惊吓之中,只是认出了人,却没有看得太仔细,此刻回过神来,哪怕这时自己只能看到对方被遮住的脸,也还是不放过般细细地打量起来,将对方专注的模样在心中一笔一划地勾勒。

只要一想到现在面前的是叶修,真的是对方,真的回来了,他就由衷地感到喜悦,脑海里只余下重逢的欢欣,一切疼痛都被抛到脑后。

他希望归来的叶修还是如过去那般,唤自己闭上眼后给予的是一个甜蜜的亲吻,而不是冷冰冰的器械。

再说了,那是叶修,记忆中温柔体贴可靠的恋人,并不是恐怖片里的妖魔鬼怪。

然而事实证明,即使对方再温柔,疼痛也是无法避免的,毕竟医生也是通过观察患者的疼痛表现来判断一些情况。

“左边上排和下排都坏的很厉害,龋洞好几个,一会儿拍个片……右边不是很严重,”叶修初步扫了一眼,接着用探针在牙面上滑动数下,不出意外地看到周泽楷眉头蹙紧,“一会儿我用探针勾一下,疼的话可以举手示意。”

周泽楷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叶修就用口镜压着对方的舌头,探针勾进了龋洞。

“唔!唔唔——!”

举手示意是不可能的,根本不存在的。周泽楷直接用瞪大的双眼、吃痛的声音和夸张的身体反应告诉叶修这地方龋坏得多严重,十指搅得更紧,连交叠在一起的双腿都绷紧了往上一弹,浑身僵硬,那种又酸又涨的感觉让人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根颤抖的神经上。

而且这种刺激并没有马上结束,叶修又试了其他几处,酸胀刺痛感如同连绵不绝的滔滔江水,托着周泽楷在风口浪尖驰骋,痛呼声也随之此起彼伏。

“这儿呢?”

“这样疼不疼?”

“这洞有点深啊,这样还疼?”

“这里都被蛀穿了……”

等叶修终于大发慈悲把“酷刑”用具从他嘴里拿出来,并调高牙椅靠背放他去漱口时,周泽楷已经感觉半条命都没了。

周泽楷略带哀怨地瞪着叶修,虽然知道这是常规检查手段,叶修动作语气也称得上温柔,但疼痛却是无法避免的。

叶修见状忍不住摘下手套,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对方的柔软的发丝,便对上周泽楷有些错愕的眼神,紧接着他也意识到自己这个下意识的举动有些不妥,一时也对自己贸然的举动感到抱歉,抱歉一词还未说出口,周泽楷就顺从地蹭了蹭他的手,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刹那间叶修就明白了。但他还是扭过头咳嗽了两声,专注正事开始叙述初诊情况:

“去拍个片吧,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前牙没问题,右边后牙应该没什么事,补个牙就行;左边上下后牙都可能伤到牙髓了,具体做几个得看片子;还有四颗智齿也龋坏了,反正智齿没什么用,推荐直接拔掉。”

“啊……”

听完这番话,周泽楷脸上的表情瞬间又变苦了,捂着被折腾后疼得更厉害的半边左脸从牙椅上爬起来时,叶修已经站在诊室门口等他:“走吧,我带你去拍片室。”

 

=

 

如果他经常来医院,或者细心一点的话就会知道,拍片之前应该先去缴费窗口开单子。

叶修领着周泽楷直接去了二楼X光室。一路上叶修见他捂着脸的模样,忍不住一直念叨龋齿的危害很大,甚至会加重肠胃负担等等,又反复叮嘱对方什么早晚刷牙饭后漱口,少吃酸性刺激食物、含糖分高食物,睡前不吃零食等等诸如此类,周泽楷全程听得也是认真,时不时地出声应和。转眼二人就到了X光室门口,这时叶修才反应过来,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之前在诊室气氛多好,这一路上可以跟周泽楷说的话这么多,比如谈谈自己这几年的状况,多么好的坦白机会,结果讲了一路的龋齿预防!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X光室的医生也没问要单子,叶修说拍个全景,对方就领着周泽楷进去了。

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叶修叹了口气,想着拿到牙片后就要开始忙了,其他话也只能等做完工作再说。

情况的确和叶修估计的差不多,根据牙片来看得做根管治疗,还得做3个根管。医生问了周泽楷对根管治疗及其他治疗安排的意愿。患者捂着脸痛苦的表示对医生万分信任,一切听医生安排,只要能治好怎么来都行。

做根管,俗称也叫抽神经。钻牙前打局麻,麻醉针扎入的瞬间是钻心的疼,到底不能把眼前这人与其他病人同等对待,叶修温言好语地哄了几声,帮助周泽楷转移注意力。明知已经打了麻药对方没有痛感,但清理牙髓和龋坏组织时依然谨慎地观察周泽楷的神情,动作精确细致的同时尽可能地温柔耐心。

牙髓取出清理干净后放药后,牙疼当即缓解了大半。

尽管此时还有麻药还未过的因素在里边,但周泽楷终于从困扰多天的疼痛中有所解脱,自然心情大好,当下就给叶修点了一百个赞,觉得对方不愧是自己喜欢的人,学什么什么强,做什么什么厉害。

接下来就是将右边的龋坏组织去除,用树脂填充便可。补牙也几乎全程无痛,除了制备窝洞的时候会有些许不适,充填过程几乎没有感觉。

这时周泽楷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自己的脑袋一直紧紧地贴着叶修的胸膛。也许只是因为这个角度方便操作,但这个几乎是头靠在对方怀里的姿势还是让周泽楷羞红了脸。之前因为疼痛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只要对方一动作,紧贴着对方胸前衣服的头发就会随之被牵扯,带起一阵酥麻。他想象不出此刻他们的姿势是如何的,尽管时间地点不对,但他知道这是多年来二人最亲密的一次接触,虽然这个姿势并不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却也已经足够让他满足。

叶修当然注意到了周泽楷的耳廓红成一片,不由得轻笑出声,只见对方的耳朵更红了。正好光固化灯也照够时间,便将人放开了。

处理完后续一些细节,也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叶修坐在办公桌前写病历,顺便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周泽楷也终于能从牙椅上下来,活动身体后,也坐在了办公桌旁。

“补牙后两小时内不要吃东西,左边千万不能再用了,粗硬的东西不能吃,含糖量高的也不能吃,不能喝茶不能喝酒,小周你不抽烟的吧。”

“啊……好的。”

“下周也是这个时候来复查看情况,还是这里,不用签到直接上来就好。”

“哦。”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嗯?”

叶修忽然放下手中的笔,起身绕过办公桌,站到了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的目光也随着叶修移动,只见对方走过来靠的极近,自己只有仰着头才能看到对方的脸。叶修视线灼灼地注视着自己,对视片刻后他便不好意思地挪开眼,偏过头望向别处。谁知叶修居然俯下身来,伸出双手撑在桌子上,将周泽楷从两侧包围,禁锢在自己与办公桌之间。周泽楷被对方这一举动弄得一愣,接着更加窘迫,腿不停地轻蹬地面往后退,直到脊椎死死地顶着桌子边缘硌得生疼也不停,恨不得头一缩直接钻到桌子下面,原本因为牙疼青白的俊脸早已染上绯红。

叶修颇为满意此刻的姿势,饱含深意地开口:“一定要特别注意饮食。”

“好、好的。”

“我听说周总这么多年都还不是很会做饭,都是吃外卖居多啊。”

“唔、嗯……”周泽楷闻言憋红了脸低头呐呐道,心想你听谁说,肯定是听江波涛说的。

这下好了,又回到周泽楷最纠结的地方,叶修什么时候跟江波涛串通好的,江波涛到底什么时候把自己卖了。

不是说好轮回上下同心协力一致对外吗,到底谁才是你老板。

“作为你的牙科医生,是否可以打听一下我的患者今晚打算吃什么呢?”

“嗯……”周泽楷哽住了。

今晚吃什么向来是人生三大难题之一,至于其他两个,一个是早上吃什么,另一个是中午吃什么。

点外卖一般都是随着自己喜好,香的辣的甜的,想吃什么点什么,有时候没胃口甚至不吃,比如前几天牙疼他一天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此刻终于牙不疼了,但又各种忌口,叶修的这个问题的确让他犯了难。

“不如这样,”不知何时,对方已经凑到耳畔,压低的嗓音伴随着呼出热气,熏得周泽楷几乎要溺死在叶修怀中,“今晚医生为患者量身定制一套营养餐如何?”

周泽楷用环住对方的脖颈作为回答,他将脸埋进叶修的肩窝处,将满眼星尘般闪耀的欢欣喜悦通通藏住,像一只小动物似的蹭了蹭,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接着他感受到被一只手紧紧扣住腰,另一只手则再次宠溺地揉上自己的脑袋。

夕阳的余晖从窗帘的间隙处透过玻璃窗映在地面上,诊疗室里安静异常。

忽然,他又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语句:

“把眼睛闭上。”

周泽楷依言阖上双眼。

落在唇角的不止是一个吻,他还听到叶修略有不甘的声音:

“先欠着。”

 

Fin.

 

=

 

三句话番外

 

1.周先生,周大总裁,这儿可是我的私人诊室,而我又是这家医院的老板,那么不管我在这儿做什么,怎么做,都是完全可以的,你说是吧?

2.张口器和约束带是给不愿意配合接受治疗的小孩子用的……

3.耽误病情可不好,既然你不愿意治疗上面这张嘴,那么作为你的私人医生兼男朋友,先治疗下面这张嘴也是可以的。


评论(17)
热度(115)

© e=2.718281828459045235360287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