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杀机 真三国无双 育碧游戏爱好者。游戏厨。懿粉云粉迈粉。

e=2.7182818284590452353602874…

【叶周】总裁的贴身牙医(上)

标题瞎取,BUG超多,OOC全是我的。

牙医叶x总裁周

一个内心戏很多的周。

皮皮虽然没出场但是占了很多戏.jpg

 

=

 

江波涛应该陪自己来的。

周泽楷站在一家口腔医院的大厅接待处面对护士小姐时这么想到。

医院是江波涛预约的,自己没来过这家医院,人生地不熟;江波涛说这儿服务和疗效都特别好,又认识这里一位金牌医生,专门搞口腔外科,据说还跟他特别熟,都说熟人好办事,他应该过来引见一下;而且大部分人都对看牙这种事情有一种迷之恐惧,即使自己在商战上被誉为“无解的枪王”,稳坐轮回总裁位置,也是大部分人中的一个好不好!身为轮回江山的二当家,在这危难时刻居然没有与自己同进退!

周泽楷一边在心里悲愤地对江波涛指指点点,一边在接待处签到。

护士小姐笑眯眯地对他说您预约的医生在专家诊室A,三楼走廊尽头就是,医生现在有空,到了直接进去就好。

三楼不高,周泽楷懒得等电梯,便打算穿过走廊爬楼梯。走廊一侧是一排隔间式诊疗间,周泽楷路过时无意间好奇地瞥了几眼,结果里面的景象吓得他一个哆嗦,赶紧把视线收了回来,右手攥紧病历本和挂号信,左手死死地捂住左半边脸,手指摁在太阳穴处紧张地揉个不停,低着头加快了步子。

他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称得上是童年阴影的美国恐怖片《千尸屋》中,女主角好不容易逃脱一家子变态的魔爪又落入一群变态的魔窟时看到的场景——一个扮成医生模样、戴着古怪面具和口罩的变态拿着又长又硬的器械,一手钳子一手长棍,往被约束带绑在牙科椅上动弹不得的受害者被张口器强行撑开的嘴里伸进去,狠狠捣弄,可怜的受害者只能任人鱼肉,眼睛里已经没了神采,徒劳地发出惨叫声——

“嗞嗞嗞――”

“啊!嗷嗷――!”

隔间里应时的传出了机械工作和患者痛呼的声音,犹如洪水猛兽般张牙舞爪地朝周泽楷扑来,撵得他改快步为小跑,迈着两条大长腿一路带风、头也不敢回地穿过走廊奔上楼梯。

路上的护士、病人见一西装革履、身高腿长的帅小伙低着头捂着脸仿佛被鬼追似的跑的飞快,不免纷纷侧目,周泽楷被这些视线弄得更加不好意思,头埋的更低,简直是盯着自己鞋尖在赶路。

还好没让江波涛陪自己来。

周泽楷庆幸地想。

平时从容淡定的堂堂轮回总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要是让熟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怂样,实在是太丢脸。

捂着烧红的脸的周泽楷终于来到了预约的专家诊室门前。他礼貌地敲了三声虚掩着的诊室大门,里面传来一略带慵懒又很有磁性的男声道“请进”。

周泽楷寻思着这声音腔调十分耳熟,肯定在哪里听过,同时推开了门,刚要往里边踏出一步——

他人是尚未反应过来,但右手已经迅速地抓住还在前进的门把手,猛地往回一拉,“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周泽楷抹了把脸,回想起刚刚映入眼帘的办公桌后坐着的人是谁,尤其还看到那人脸上挂着一抹笑意。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

果然还是应该让江波涛过来的!

捂着疼得要面瘫的半边左脸,周泽楷心里的小人愈发悲愤地给江波涛冠上了“投敌叛国”头衔,不仅想指指点点,还想点点戳戳,甚至戳戳打打。

江波涛一定是故意的,他们肯定串通好了。

周泽楷笃定。

果然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万万没想到在你我之间,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背叛!对得起我们这么对年的情谊吗!

里面这人跟江波涛现在到底有多熟他不知道,但周泽楷相信江波涛肯定没有比自己跟那人更熟——

预约的医生见了面发现是前男友,怎么办,等,在线急。

不仅是前男友,还是高中两年加大学一年的暗恋对象兼初恋兼高中+大学亲学长。

摔上门的周泽楷忍不住退后两步,扭头看向门边墙壁上挂着的门牌,上面一行写着的确是“专家诊室A”,再三确认下面一行字写的是“医生 叶修”后,周泽楷忍不住闭上了眼。

他设想过无数种与对方再次相遇时的方式和场景,然而现实却总是喜欢出人意料,试图制造各种你并不想要的惊喜或许说是惊吓。

周泽楷承认,即使六七年过去,曾经在一起甜蜜又酸涩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依然光鲜亮丽。

说再见时双方都还是颇有感情,分手也是不甘不舍的,但终究还是向即将到来的毕业妥协,二人的关系和平结束。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小说里那种没了对方就活不下去,感情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在事业和前程面前,他们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对方的未来着想,共同做出了这个决定。叶修要背着家里隐姓埋名出国留学,周泽楷则打算留在本地和同学创业。异国恋太过难熬,周泽楷刚开始创业必然会忙的晕头转向,而叶修为了躲家里人更不方便联系,倘若继续这段感情,哪怕现在两人再好,以后也必然会出现隔阂,不如干脆先断了,不留下一点痛苦,对彼此都是一种负责。

虽然那时候周泽楷说倘若未来还有机会再见面,感情尚在还都是单身的话,你情我愿不如再续旧缘,叶修还打趣道那我们混得也太惨了吧,哥单着很正常,小周这颜值这性格要是还单着,岂不是要多少男男女女都碎了心。

没想到玩笑话还真被叶修言中,也不知幸还是不幸。

分手后周泽楷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事业上,先是和前辈方明华一起创业,接着高中加大学同学兼好友江波涛又带着一众同学好友加入其中,共同把他们的小公司做的越来越大,如今的轮回已是当地的龙头企业。为事业尽心尽责打拼的周泽楷果然没时间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私生活方面在分手后就一点都没了,深夜脆弱时想想初恋的点点滴滴也就睡过去了,午夜寂寞时回忆跟前男友羞羞的床笫之事也就动动手解决了,再说,事实上繁忙的工作也不会给周泽楷太多时间思考这些,自主创业的新公司刚起步,谁不是忙得找不着北。

回归正题,眼下这情况周泽楷一看就知道这是前男友回来要复合了。他觉得是幸运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对叶修有情,对方也仍旧对他有意,这本是一件美事——可美中不足的是,自己现在牙疼的要命、话都说不清楚,半边脸几乎面瘫,简直初次见面就要在印象分上扣个五十分;对方又是他的医生,一会儿自己就要躺在那张受刑椅上张开血盆大口供对方在里边又戳又钻,场面一定十分尴尬,印象分还得再扣个一百分;对了网上说未治疗的龋齿可能会导致口臭,天印象分岂不是负一万了?!

周泽楷赶紧捂住嘴哈了口气试图确认,又觉得保险起见还是含一口漱口水比较稳妥。

江波涛是怎么给他和叶修牵线搭桥的他是管不了了,毕竟这不是最让周泽楷忿忿的主要原因,毕竟他和叶修这事儿当时他们那圈玩的好的人都是知道的,以前江波涛还给他们打过不少助攻来着。可是现在,这样的重逢场景对于面子薄的周泽楷来说不亚于公开处刑。

不能约个时间在餐厅之类的地方见面也就算了,哪有这样直接一上来就到张嘴关系,还不是张开嘴互相狂甩对方嘴唇的情景,而是要龇牙咧嘴露出最难看的样子给对方仔细审查那种尴尬情景!

“呃……这位患者?”诊室里医生疑惑地唤了一声,紧接着是办公椅后退时在地板上滑动发出的声音,“周泽楷先生?”

周泽楷闻言又退后了一步,最终下定决心转身就走,出门他就左拐去隔壁公立医院挂口腔科。然而就在他刚迈开一条腿时,诊室门再次打开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叶修站在门口,视线从周泽楷的脸挪到对方刚迈出去的一条腿上,又顺着腰线爬了回来,斜着身子双手环胸倚着门框注视着对方,唇角微微勾起。

对上叶修的目光,周泽楷感觉自己的牙更疼了。即使六七年没见,他还是瞬间读懂了对方眼中的玩味,其实要不是现在自己状况不好,他在第一眼看到叶修的时候,就想冲上去拥抱住这个在他心里住了差不多有十年之久的人。

见周泽楷不打算落跑,叶修想开口说些什么,毕竟阔别那么多年,他也有一肚子话想对周泽楷说。

这些年他也忙忙碌碌,一边和家里斗争一边追逐自己的梦想。其实叶修一直对医学类比较感兴趣,当初填志愿就想填医学类,然而家里打死不让。叶修家里背景挺大,三代人里军官商都有沾,到了他们这一辈父母都执意让他们学商,甚至在高中时就想将他和叶秋两双胞胎一毕业就打包扭送出国留学。叶修权衡了一下利弊,算计了半天,跟家里争斗了半天,最终双方都各退一步,志愿填经济学,但等本科一毕业就出国。知道大儿子认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家里也就不再干涉,可怜的叶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兄长已经找好退路,就已经被送出国了。

叶修很庆幸,正是这样,他在大学里又遇到了周泽楷,再然后他们成了恋人。

分手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了梦想只能不得不暂时放手。不是说对方于他而言不重要,奋斗的路还长,离别是为了双方更好的成长,他们都还需要磨砺去不断变强,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未来还有机会重逢。

独自一人奔赴美国从头学起,一边打工维持生计一边攻读DDS学位课程,终于拿到了牙医行医执照。期间也少不了跟家里的矛盾,最终也还是解决了。甚至在叶秋的帮助下,一年多前叶修成立了这家口腔医院,经营管理到位,服务疗效优良,很快在本地打响了名气,生意蒸蒸日上,不过直到前几天叶修才回到国内。

还没回来的时候叶修就想联系周泽楷了。然而二人联系断了这么久,当年为了躲家里人,他几乎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络,如今也不知道周泽楷现在情况如何,生意怎么样,有没有男女朋友,还是不是那副青涩腼腆的模样……这么想着,瘫在躺椅上的叶修就忍不住摸出钱包,打开皮夹翻出里面一张小小的相片睹照思人起来。连叶秋什么时候进来站在旁边都不知道。

“诶这人好眼熟……不是轮回的周泽楷么。你什么时候跟他好上的?”

“哎哟!你小子什么时候进来的?”叶修被吓了一跳,手一合将照片盖住塞进了皮夹里,但他抓住了重点,“你认识他?”

“轮回的总裁,我们跟轮回生意上有些来往。”叶秋答,接着继续追问,“照片上那么年轻,说吧你们好了多久了,居然瞒得这么紧。”

叶修心想要不是中间隔了这么多事,你早该叫人家嫂子了。听叶秋的说辞,看来周泽楷这些年来生意做的挺成功的,不免打心底感到自豪,但转念又想,自己也是好不容易事业有成地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想见前男友求复合的,可现在关于前男友的情报了解的也太少了,谁知道周泽楷现在是否还念着自己呢。

他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去问对方,想想分手后失踪多年杳无音讯的前男友突然出现,不管是谁都会被吓一跳觉得对方图谋不轨吧。于是叶修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采取曲线救国政策,要到了轮回二把手、同时也是周泽楷的知心密友江波涛的联系方式。

接着,便有了现在一幕。

不等叶修开口,周泽楷先一步打破了沉默,脸上带着莫名的悲壮:

“医生您好,我左边牙疼。”

 

=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周泽楷一定不会听信江波涛“小周你这好像是龋齿啊,我认识一个很有名、技术很好的牙科医生,还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呢,他特别擅长口腔外科,找他看牙的人都是本地各种大佬,排队的人老多了,我跟他熟,给你预约一个啊”这种鬼话。漏洞太多了,排队的人那么多,怎么自己能第二天就预约上。再说了,随便哪个医院不成,公立医院口腔科看牙不也挺好的,那么多人天天去看都没事,自己又没多金贵,看个龋齿而已,非要跑什么口腔医院看什么他说的vip金牌医生。

不,要倒流回一周前自己吃那罐糖的时候,早知道打死也不吃那么多糖。那时候周泽楷就感觉左侧上排牙有一种酸酸空空的感觉,下边最里面的牙也有一丝丝莫名的痛感,当下便怀疑自己是不是牙齿有问题了,想着有空要去看看牙医。都说人每年最好看两到三次牙医,自己也就小时候拔牙去看过几次,长大了牙齿感觉没事就再也没去过了。这下似乎出了问题,周泽楷连忙反省:一定是工作太忙疏于管理身体。

一边深刻自我反省,一边天马行空地开始放飞:牙疼应该是自己经常吃甜食造成的,看来以后要控制摄入量;按自己情况来看,医生检查完应该会让自己少吃甚至不吃甜食,可是刚买的这罐软糖口感真是太好了:酸酸甜甜还不腻、香滑软弹有韧性,根本停不下来;还剩那么多糖,看完医生就不能吃了,那岂不是太可惜,有点小小自私地不想送人;只要现在吃完了不就好了,反正看完医生就不让吃甜食了;可是这样说不定会加重病情……

周泽楷沉浸在放飞的思绪中,手上的动作也没止住,软糖一包一包地被撕开,接着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等反应过来时,整罐糖已经被战斗力超群的他全部干掉。

那时方明华还笑道:为了防止看完牙医后医生不让吃糖,当即把所有的糖全都吃光。

事实证明这一错误行为严重地加重了病痛。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周泽楷不仅感觉左边牙疼,甚至感觉整个左脸都疼,太阳穴疼的要命,半边脑壳仿佛要碎裂开来,搞得他病急乱投医地用风油精涂太阳穴,又是热敷又是冰敷,种种乱七八糟的方法都试了一遍,好几天都没上好班吃好饭睡好觉。

或许应该倒流到十年前,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关爱口腔,定期检查牙齿,甜食这么好吃,自己根本把持不住,应该多光顾口腔科,提早预防!

不,最好时间还是倒流到最初的从前,一开始就应该杜绝甜食!每天认真刷牙!每顿饭后用牙线清理,早晚刷完牙还要含一口漱口水!牙疼要从根源断起!

他将所有的过错归结于该死的牙齿上,认为这简直是龋齿引发的一桩惨案,一起惨不忍睹的、和余情未了即将旧情复燃的前男友重逢的车祸现场。

 

=

TBC.

补个删掉的学生时代初遇,就当是小番外吧x

=

周泽楷第一次听到叶修这个名字是初入高中的时候。在他们高中,叶神的称号如雷贯耳,入学的每一个学弟学妹都会从学长学姐、甚至老师的口中听说这个鼎鼎大名的学神的传奇往事——学生们钦佩崇拜,老师们又爱又恨。

成绩常年霸占年级榜第一却经常带人翘课翻墙去网吧上网;高二能创立社团后跑去跟学生会打申请成立电竞社被教务主任横插一脚驳回,转身投奔学生会,高二下学期当上学生会长大摇大摆地创建电竞社,还拉了一大批成绩优异的学生加入其中;本以为高三会收心好好念书,结果人建的电竞社还分为好几个战队,一群高三学生还搞了个校内战队赛,打的热火朝天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高三上学期,非要争出个一二三四五,弄得老师焦头烂额防不胜防;本以为高考要糟,结果呢,叶修出色发挥,高考分数依然霸占榜首,还是省第一,直接进了国内经济学闻名的Z大。

这所高中以模拟大学环境的教育模式出名,管的比较宽松,高一下学期开始就可以加入校内各式各样的社团。周泽楷虽然腼腆内向,但玩游戏还颇有天分,在班上小有名气,男生都喜欢拉着他玩。他人缘虽好,然而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也只有几个,江波涛便是其中之一。

那天社团招新大会,周泽楷跟着江波涛在各个社团的招新活动教室转悠。正好看到刚成立的电竞社在招人,考核比较简单,教室里摆着十几台电脑,通过电竞社准备的小游戏就行了。江波涛便拉着周泽楷试了几把,轻轻松松ko。面试小哥一见这两人如此优秀,急忙想拉他们入社。一开始周泽楷是拒绝的,他觉着玩游戏太简单轻松了,只是兴趣使然,专门加个电竞社不值得。就在他含糊推辞着想要走时,一个头发微乱,校服披在肩上、一脸颓废样的男生双手插在裤兜里懒懒散散地从教室后边的隔间里钻了出来。

“叶神叶神!快帮我劝劝小学弟!这小学弟老厉害了!绝对是个好苗子!”

叶修?

周泽楷眼睛一亮,将视线转向面试小哥叫着的人。

久闻叶神大名许久,却只在荣誉墙和成绩榜上见过大神照片。照片上的叶修一副慵懒随性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传说中的威武霸气。本来以为是照片拍的不好没能体现出本人的万分之一威风,结果瞧见正主还真是个不修边幅的人后,周泽楷亮晶晶的眸子不由得黯淡了一半。

“哟,小学弟这么厉害哈。要不要再玩两把,让哥见识见识?”

周泽楷抿了抿唇,刚想说面试玩的这游戏没意思,就听叶修又道:

“其实面试用的这游戏是荣耀职业选手日常基础训练用的,为了缩短面试时间,都是基本功,的确挺简单的,也没什么意思。大家都玩荣耀的对吧,不如我们上线切磋几把?”

后续发生的故事毫无悬念。年轻青涩的周泽楷哪里是老奸巨猾的叶修的对手,三连败后周泽楷默默地点击鼠标发出再来一局的邀请,却被叶修拒绝了。

“这位同学,再这么打下去没意思啊,打到明天早上结果都是一样的。”叶修轻笑着伸手掏了掏口袋却摸了个空,叹了口气只好将桌上的一只笔夹在指缝间,“想赢哥,还早呢。”

“……”周泽楷垂眸盯着自己仍搭在键盘上的手,又将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叶修,一声不吭。

气氛似乎变得尴尬起来,江波涛坐在一旁迷之感觉自己有点多余,见周泽楷有些消沉丧气的样子不免心疼,刚开口叫了声“小周”试图说些什么,叶修又开口了:

“不如加入电竞社吧少年,电竞社高手云集,有的是大把机会切磋。小同志天分不错,神枪手玩的挺好的,哥看好你哈。”

说罢他还拍了拍周泽楷的肩,面试小哥一见此情此景,相当识时务地连忙将面试表递了过来。江波涛只见原本笼罩在周泽楷身边的阴霾瞬间被驱散,仿佛打定主意般略带欣喜地“嗯”了一声,爽快地在面试表上填上了自己的大名。

之后的故事就如同大部分爱情小说那样。懵懂好胜青涩内敛的小学弟对温柔优秀体贴强大的学长的崇拜追逐之情渐渐在日常不经意地相处接触间发酵,转变为一丝丝仰慕之情。在一次次无意间笔尖写下“叶修”两个字、发现有趣新奇的事物第一时间想到那个人、甚至学长出现在了自己难得的春梦之中时,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叶修。

即使对方毕业进入大学,周泽楷依然没有放弃追逐叶修的脚步,就算没有叶修那句“小周以后也考z大吧。”他也义无反顾地志愿填了z大经济学。


=

暗搓搓啃粮很久终于忍不住下手了……崩的看不下去(捂脸 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本来以为能一发完结结果还是分章了(躺

评论(9)
热度(111)

© e=2.718281828459045235360287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