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杀机 真三国无双 育碧游戏爱好者。游戏厨。懿粉云粉迈粉。

e=2.7182818284590452353602874…

[EA]鬼迷心窍

[EA]鬼迷心窍
Ezio x Altaïr
校园paro
我流EA 极度ooc
花吐症·改 AU
借用了九太太 @九九九太爷 的诸多作品梗OTL以表敬意和喜爱…!希望太太喜欢qwq
迟到了超级无敌久简直可以做来年生贺的太太的生贺x(非常抱歉)

=

“相信我,我的朋友,”Leonardo再次查看了一遍手中的笔记本后,将其合上,一脸真诚地注视着他的友人,“或许只是季节原因,你明白的,春之女神带来了万物的复苏,而冬之女神不甘就此退场,临走前她翩然的长裙……噢!我是说——”
“或许只是有些呼吸道感染而已,再加上一些天气原因,所以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打起精神来,Ezio。”
尽管已经是四月了,但天气仍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脾气反复无常,前几天春暖花开,这几天阴雨绵绵。这个理由倒是也说得通。
“如果你实在是担心,为什么不到校医室看看呢?”
这确实是个非常正确的提议,同时是一个最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法。
“……我去过了,”Ezio张了张嘴,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迟缓了片刻后终于发出了嘶哑沉闷的声音。他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似的,费尽力气才只能透过一点缝隙出声,犹如破烂的风箱,“开了点药,一点用也没有。”
“我的老天,恕我冒昧你现在的声音实在是太刺耳了……”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好友,一向对艺术有着极高追求的Leonardo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情况相比昨天严重了不少。这样下去你的鲁特琴演奏岂不是更……”惨不忍睹。
Ezio将目光转向窗外,望着一片灰暗、有些阴沉的天空,内心更是郁闷不已。

不知怎么回事,一周前他的咽喉就开始有些许不适,像是含着一口痰,可是不管怎么清嗓子都无法将那种感觉缓解开来。起初也只是以为是季节变化引起的,吃了些润喉糖后也太放在心上,结果情况倒是越来越严重了,去医务室也只得出可能是季节性感冒的缘故开了些药,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情况仍在恶化,现在基本是连话都说不出了,发出的声音沙哑难听,Ezio自己都听不下去,更是懒得说话。
令他烦闷的不仅是这个原因,他最近忽然萌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并行动力超高地实行着——向Leonardo请教鲁特琴的演奏。
一开始Leonardo是十分乐意指点Ezio的,然而当Ezio试图边弹边唱时,Leonardo突然后悔了这个决定——
明明说话时候如此充满磁性的男声!怎么一唱起歌来,如此令人一言难尽呢?!
Leonardo曾委婉地向Ezio表达过这个问题,然而收效甚微,Ezio的兴致倒是越来越高,甚至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然而现在突然出了这一茬,Ezio的嗓子出了毛病,也不知是令人高兴还是令人担忧。
对于Ezio的这一突发奇想,Leonardo一直不解其意,多次追问也是无果,Ezio每次都只是停下来抱着琴沉默不语,眼神却飘向另一边,明显思绪飞到别处去了,甚至脸上会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Leonardo笃信,Ezio一定是有心上人了。

“我会再去查查其他书籍的,实在不行你就去医院看看吧。”

=

今天有一周一次的系学生会的例行会议,Ezio自然是不会缺席的。
他并不排斥会议——正好相反,他内心雀跃不已,每周都在期盼着例会的到来。会议开的什么内容于他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会议的成员。
确切的说,会议的成员之一,或许应该说是会长,是他非常在意的一个人。
在意。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这个人可以用在意来形容呢。
起初或许只是旁人不经意间忽然提起,又或许是茫茫人海中无意地一瞥,那个人的名字便在心中留下了一抹痕迹——犹如一根羽毛飘落在窗台上。在Ezio拾起羽毛的时候,余光中一道矫健的身姿划过,目光便不由自主地去追逐,于是他看到了羽毛的主人,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金色的眸子耀眼得教人移不开眼。
后来,他开始四处打探对方的消息,装作毫不关心的样子随意地提起,暗中记下一切有用的情报;学会在人群中一眼便能认出对方的身影,并不着痕迹地在远处观察这个突然开始关注的人。这个人在这所学校算得上是半个名人,但有关他的背景却又神秘莫测。不过至少,Ezio知晓了他的姓名、他的身份,然而更近一步的确是再也无从下手了。
一开始那只是Ezio非常关注的一个人。
他叫Altaïr Ibn-La'Ahad,是跟自己同系、大一届的学长,也是系学生会会长。
Leonardo不明白之前一直对管事工作毫无兴趣的Ezio为何突然极力加入学生会,甚至对工作如此上心,混成活跃分子不说,还当上副会长了。
对于种种好奇猜测,Ezio丝毫不在意。他只关注到他与Altaïr的距离在一步一步地拉近,近到能时常坐在一个房间里交流,近到能看清对方隐藏在兜帽下嘴角的伤疤,近到偶然相遇能自然地上去搭话,甚至结伴而行。自己关注的人是那么的触手可及,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将对方的模样一笔一划地描摹勾勒着、深深地刻进自己的眸子里,印入脑海之中。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关注,确切地来说,也不仅止步于在意的程度了。
连他都未曾想到,自己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只因为当初不经意的一瞥。
鬼迷心窍。
Ezio承认,一开始他确实对系学生会是有那么点兴趣的。
而说Altaïr是Ezio进入系学生会的目标和契机这一点毫不为过。
这所大学有那么一项传统,每年都会根据各个院系一年来的成绩表现进行一次年终评选,得分最高的院系将会被授予“The Apples of Eden”的勋章,这对于每个院系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每个学生都会为自己院系获得“金苹果”——所谓的奖励勋章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个金色的苹果而已——而万分自豪。因此为了争夺“金苹果”,在各个院系学生会的领导下,学生们摩拳擦掌,为自己院系的积分而努力着。
这也造就了Altaïr成为半个名人的原因。他们院系的学生会又名“兄弟会。”据说在他入学之前,兄弟会已经连续好几年没能获得“金苹果”勋章了。Altaïr入学后,不仅短短一年内拿下了系学生会会长职务,而且还将“金苹果”再次摘了回来。
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人。
这是初入大学第一年听着院系学长介绍本系历史时的Ezio的想法。学长捧着厚厚的院系历史引领着新生们穿过记载着本系各种辉煌荣耀的展览馆,一边走一边口若悬河地赞颂着现任系学生会长Altaïr的丰功伟绩,简直要把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该学长语)的会长大人吹到天上去,给一众新来的小学弟小学妹们树立了Altaïr学长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形象。尽管这位会长大人在新生入学仪式上并没有发表讲话,甚至都没露面。代替他进行演讲的是兄弟会的秘书Malik A-Sayf。
那时的Ezio仍未摆脱一身花花公子的风流气息,对所谓的兄弟会和社团一点兴趣都无,但听到该学长如此吹捧,不禁也对这个“传说一般”的学生会长起了一些兴趣,但是光看照片上只感觉会长大人长相并不算太出众,甚至可以说不是当时的他的款。于是兄弟会的招新宣传单发到他的宿舍中时,他随手便塞进了好友Leonardo的画册中,之后再也没有放在心上。
Ezio入学的第一年年终,不出意外的,他们系再一次将“金苹果”纳入囊中。Altaïr功不可没。
也就是在那时,系年终庆祝大会上,Ezio第一次在照片以外的地方见到了Altaïr。
就再也忘不掉了。

=

“我就说为什么Altaïr能短短一年内就把整个系调动起来夺得‘金苹果’!你知道这些学生会的平时都干什么吗!”
Leonardo打开被敲响三声的门,只见Ezio一边捶着腰一边挪进来,接着瘫在凳子上犹如一只晒化的史莱姆,嘴里还半死不活地嚷嚷着。
结束了在学生会端茶送水跑腿实习期的Ezio,终于正式向上进了一级——晋升为普通成员的地位,算是正式开始接触一些学生会的运作。
管理学生内勤内务都只是最基本的,一开始Ezio接触的也是这些,确实学生日常占着很大的比重分,这个抓紧是很正常的。然而随着工作的逐渐深入,Ezio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虽然我们系的情报收集能力很不错,与各位老师的关系也很好,但是圣殿骑士那边有着他们获取情报的方式,或许有我们遗漏的,因此我们也要想办法打听一些他们那边的消息——”
乍一听确实很有道理,Ezio表示赞同,接着他就被前辈带去打探情报。
“……”Ezio无言地望着耳朵紧紧贴在玻璃窗缝上的前辈,斟酌片刻再三思考,确定对方听完消息暂做休息时,忍不住开口了:
“我们为什么要蹲在空调机上?”
原来所谓的打探情报就是这样窃听???
而前辈只是一脸认真地教育他,房间里的人马上就要进行下一个议题讨论了,这次换你来听,这打探消息我只教你一次,下次你就一个人执行任务了。
Ezio心想还好前辈只带一次,这么丢脸的事情下次我肯定不干。
主要原因是。前辈忽然幽幽地开口:
空调机,承载不了两个人的重量。
说罢,承载着空调机+两个大男人的架子就很给面子的从墙上脱落了。
尚未反应过来的Ezio被眼疾手快的前辈一把抓住,嗖地窜进了一间窗户打开着的教室。与此同时,楼上传来窗户打开的声音以及被窃听会议内容的圣殿骑士们咒骂的声音。
“记住一点,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只要不暴露,没人知道这是我们干的。”
你们还真是知道别给系里丢脸啊。Ezio腹诽。

“众所周知,这次学术竞赛是非常难得的加分机会!负责这次学术竞赛主要顾问早就已经答应要专门为我们专门做一次讲座,而可恶的圣殿骑士们竟然挟持了教授!他们缠着教授不让其脱身,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将教授解救出来!”
也许他们真的有正经的问题要向教授请教吧为什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这是圣殿骑士的阴谋!前辈义正言辞地教育道。
接着他带着Ezio摸到了对方的会议室,悄咪咪地黑了圣殿骑士的公用电脑——将开机密码“May the Father of Understanding guide us”换成了“May the Father of Understanding trick us”。接着又用“小交换机”伪装成圣殿骑士团长的号码给教授发了条会议取消的短信——
这是不正当竞争了吧?!这确实是不正当竞争了!
他们抓着顾问不放就是正当竞争了吗!前辈振振有词地说道。你是不知道他们偷偷摸到了教授的手机把我们系的电话全都拉进了黑名单!所以我们怎么都联系不到教授!
Ezio无语。原来你们半斤八两。
以后这些事情你可是要独立完成的啊!前辈拍了拍Ezio的肩膀,表示好好学着下次我就不带了。
Ezio一脸痛心,怎么这个系学生会是这个样子的!内心十分拒绝。

Malik大手一挥。
“创新能力竞赛所需要的资料,这些是要从图书馆借的珍贵典藏,你们一定要抢在圣殿骑士面前借到。”
万万没想到,原来借书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好死不死这些外文书籍图书馆每种只藏了一本!类别还不在一个楼层!书架上的标序居然如此变幻莫测!图书馆布局居然如此错综复杂!当真是书海寻书。
更巧的是,同时来图书馆借书的还有死对头圣殿骑士们。只见图书馆前两批人马忽然驻足,气氛瞬间剑拔弩张,场面宛如黑//帮即将火拼现场,双方遥遥对视了一眼后,猛地一窝蜂全都扎进了图书馆里,挤的旋转门转得跟个陀螺似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黑色星期五”图书馆珍品藏书不要998不要98,全部9.9,通通9.9,买两本送一本买五本送五本多买多送呢。图书管理员倒是对这种来势汹汹争先恐后的情形见怪不怪,两边电梯同时被征用,所有人迅速就位霸占了各个楼层的图书搜索引擎机,开始了轰轰烈烈地抢书环节。
抢着,借书。
借本书仿佛迷宫寻宝夺宝奇兵似的。
Ezio真是一言难尽,苦逼兮兮地循着一排排书架搜索了起来。
尽管两方势力斗争激烈,但毕竟是在图书馆,他们动作都十分小心翼翼,安静迅速,没有一个人违反图书馆的规章制度。
L812,L813,L814……
Ezio的手指从左至右在摆放整齐的书脊一一上划过,眼睛扫过一本一本书的名字,内心默默念着。
图书馆毕竟太大了,一些看书的人并没有利用好看书板,有些书被取下来读过之后并没有归到远处,因此会出现一些书脊上标签与书架不符的情况,尽管已经从电脑上查到了书籍所在位置,但实际查找时还是需要在周围编号的书架上找书的。
全神贯注地搜寻着目标书籍的Ezio浑然不知道自己慢慢走到了一位也在专心致志一本一本寻找书的人旁边,那人也如同Ezio这般手指在书脊上划动着,只不过是从右至左,二人逐渐贴近,直到
Ezio的手忽然覆上了那人的手,二人才恍然惊醒。
“抱歉——”Ezio轻声说道,赶忙把手拿开,方才覆上去的那一刻他惊觉那人的左手少了整根无名指,心里莫名地揪了一下。
“……”那人的手没有动,却是停住了。一双金灿灿的眸子望了过来,Ezio扭头一看,四目相对,他瞬间就认出了面前这人。
照片见的多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到Altaïr。
与照片上没什么太大差别,那对金色的瞳孔比照片上的耀眼多了,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似的,嘴角的疤痕倒是和自己的那道疤确实挺像的连位置好像都差不多,上嘴唇有点薄不过下嘴唇好像比较饱满的样子……
Ezio脑中胡思乱想天马行空,目光却无法移开对方的眼睛,就这么直愣愣地注视着。
仿佛鬼迷心窍。
“没事。”他听到Altaïr轻声说道,接着继续盯着他。Ezio不明所以,不过就算明白了可能也不会动,他仿佛被抽了魂似的依然盯着仰慕许久的会长大人瞧,视线从嘴唇上移开后顺着挺立的鼻梁又回到对方的眉眼细细品味起来。
Altaïr更是莫名其妙——这人好像是见过的,在新成员报名表上似乎有过这人的照片,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之前的小意外发生过后,这人就忽然不动了盯着自己一个劲儿猛瞧,他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而且正好挡在了自己要找的书前面,都好半天儿了怎么这人还没有要挪窝的意思。
二人就这般迷之对视了起来。片刻后Altaïr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了,并且不想再浪费时间,于是他试图打破僵局,刚要开口之时——
“找到了……!”
一声压低了声音的惊呼从书架背面穿来,Ezio认出那是与自己目标一致的某个圣殿骑士的声音,方才如梦初醒,懊恼地啧了一声,看来书是已经被对方先一步找到了。内心不甘地同时身体也从书架前挪开。
于是Altaïr眼疾手快地将自己盯了许久的书从书架上抽了下来。
“如果是Malik让你们来找那本书的话,借不到也没关系,”他转身离去,留下愣在原地的Ezio和一句轻飘飘的话,“那本书我已经看完了。”
尚未从懊恼情绪中缓过来的Ezio望着Alta?r学长离去的背影,忽然大脑一片空白,只留下一句话——
Altaïr学长的手真滑啊。

=

堵塞多日的破锣烂嗓子今天终于有了新的变化。
正是又一次兄弟会例行会议。此时的Ezio已经坐上了副会长的位置,一群人围着会议桌坐成一圈仿佛圆桌骑士,Malik从座位上站起来翻着一沓厚厚的会议报告一项一项地总结着这周工作情况,Altaïr则坐在主位上双手撑在桌子上捧着一杯热茶,眼睛盯着对面桌子一眨不眨,似乎在数桌子的纹路有几条。Ezio坐在Altaïr旁边的位置上听着长篇大论的汇报总结,百无聊赖地转着笔,望望窗外明媚的天空,又偷偷斜着眼瞟向Altaïr。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阳光金灿灿的,仿佛那人明亮的瞳孔。于是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向了自己又开始想念的瞳孔的主人。
如果说一年前在图书馆的自己只是情愫蓦然萌芽,那么此刻的自己显然是积蓄许久的花苞膨胀倒了极致却始终无法绽放。
对于这位学长,他犹如丢了魂一般,不知疲倦地追赶着他的脚步。
仅仅是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已经不够,仅仅是能够与他并肩共事已经不够,仅仅是能够与他畅所欲言已经不够,仅仅是能够触摸到他也已经不够……
读遍了他所读过的书,去过了他所去过的地方,做了他曾经大胆做出的事,完成了他努力的目标,甚至达成了他曾经没有成功的事情……
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不简简单单是这些,想要说的也决不止步于明面上的那些,还有更深入的、更私密的事情想要告诉他。
耳边冗长繁杂的工作汇报的声音似乎停止了,窗外的鸟语啁啾似乎也停止了,鼻尖只能嗅到Altaïr手里捧着的那杯热茗淡淡的清香。
忽然,他感觉到了咽喉的异样,似乎是能够稍微顺的出气儿了,嘶嘶地想要咳嗽,他不由得张开口,同时心底也升起一种冲动,压抑许久的情感似乎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突破口。

『好喜欢——
有东西在不停翻滚
喜欢到身体里像肥皂泡在升起
像滚烫的水在沸腾
像草芽就要破土而出
像有蝴蝶在胃里飞舞』

Ezio微张开嘴,却并不是想要将喉咙的异样通过咳嗽缓解,而是想呼唤身旁朝思暮想许久的人的名字:
“Altaïr学……——”
情感终于挣脱了繁重的束缚枷锁,突破喉咙从口中倾泻出来,伴随着茶杯跌碎、茶水洒满一地,Ezio清楚地听到有人惊叫了一声:
“哪里来的这么多蝴蝶啊?!”

Fin.

评论
热度(41)

© e=2.7182818284590452353602874… | Powered by LOFTER